南山南_Shan

练笔中,吃各种cp,无节操无下限,近期林秦,楼诚,启all,台风,台丽,逸真

【林秦】无非(民国)中

#短篇,
#民国设定,军官林×伪戏子真医生土豪秦
#ooc预警
#三观不正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

我见浮生多虚幻,料浮生见我应如是。

·

“老爷,林长官下请帖。”

“不去。”

.

“老爷,林长官再下请帖。”

“不去。”

“老爷,林……”

“不去!再有帖子便退回去。”

“老爷,这、这怕不合规矩吧……”

“你何时也这般不听我话了。”

秦明挑着眼,手指一下一下的敲着八仙桌。

“老奴不敢啊!老爷对我的恩情老奴做牛做马无以为报,只是那林长官毕竟在龙番一手遮天……”

“够了!”

“老爷,您毕竟是做生意的,日后还要多仰仗……”

“我说够了!你下去吧,我自有分寸。”

.

林涛和几个副官骑了马往庙里去,被门前的小和尚拦住了。

“施主,入庙请下马。”

“小和尚,佛祖不是讲究普度众生、众生平等,怎能不让马进?”

“这、”小和尚一时窘迫,似乎不知如何作答。

“林长官可以下了马和马并排走进去,或是马骑着您进去,毕竟众生平等嘛。”秦明一身月白长袍眉眼都带着笑意,唇边弧度却丝毫不变。

一幅戏耍他的神情。

得意洋洋的小狐狸。林涛笑着想。

“黑副官和几位兄弟去拜吧,林某人……”林涛勾着嘴角,一副阴险表情。

秦明心下一沉,转身要跑。

“还有事要解决。”

话音还没落,秦明就被林涛掳到了马背上。

小黑望着林涛扬长而去的背影连明日龙番日报头版头条的题目都想好了,就叫《霸道布防官与风流秦老板之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黑副官扶额考虑下午和日报的李主编喝杯茶,让她把这条桃色新闻压下来。

你是布防官了不起啊!了!不!起!啊!

.

出乎林长官所料,秦明在马上非常老实,一动都不肯动,甚至还有些僵硬。

林涛思索了一下,笑出声来。

“不许笑。”秦明坐在林涛后面紧紧的攥住他的衣服,双臂环住他的腰。

“怕骑马还不许别人笑了?”

秦明纵使看不到林涛的表情也能从上扬的语调中推测出

林涛的心情有多愉悦,还有他脸上那个大坑挤得该有多深。

秦明气不过手下一使力攥紧了林涛腰间的一块肉。

“嘶。”林涛痛的嘴角都要裂了。

“小兔崽子,下狠手啊。”

秦明愉悦的松开手指。

“小崽子一会儿你就笑不出了”。

.

【林秦】无非(民国)上

#短篇,三发以内完
#民国设定,军官林×伪戏子真医生半真不假土豪秦
#ooc预警
#三观不正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

“林爷,倒是少见您来啊。”

“今日闲了来看看,你也不必关照我,该迎客便迎客去吧。”林涛一身笔挺的军装,眉目端正,长腿迈的洒脱,自带一股英气。

“只要有您在,您便是我最大的客啊。”齐掌柜谄媚的讨好。

“你先下去吧,差人送两壶好酒来,我和弟兄们有些事情谈。”

“好好好,我这就去,各位官爷稍等。”

林涛几人坐在二楼喝的尽兴时一层传来一阵叫好。

“呦,今儿这是怎么了,往日澜衣姑娘登台都没这般热闹。”小黑掂了掂手中的酒杯,顺手推开窗。

林涛心下也生了三分好奇,倚在窗边凭栏下眺。

台上的人眉眼画得细长,顾盼之间尽是风情。腰肢细软,走起路来婷婷娜娜,直娇俏到人心坎里。那一声声的官人,更是柔媚的让人半边身子都酥麻了。

“这小旦生的倒是俊俏。”
林涛平日里对戏也没什么爱好,只是自小觉得戏台上的人穿着华贵的衣裳咿咿呀呀的不知在唱些什么甚觉有趣。后来当了个布防官更是就着看戏的名头领走了不少美人。

林涛知戏子扮上后是极美的,尤其是旦角,粉墨下尽是万种风情,曳着的身姿更好似一幅画。

可今日这个却不同,真真是媚到骨子里,而不束缚于皮相上的装扮。让人格外想替他卸了妆,褪去一身浮华,看看这人没了这装扮是否还对得起这副骨相。

“啧啧,美极。”小黑眼光粘在台上那人身上移不开。

“美极也无用,这人身段虽柔,可一看便是个男子,你不是不好这口吗。”林涛怼着小黑的肩调笑。

“若早日遇到这样的妙人儿,我便早好这口了。”小黑虽是林涛的下级,但二人一同出生入死多年,私下里也不拘礼节,说什么都不避讳,“话说回来,我们林二爷不是百口不忌吗?眼前送上门的美人儿能放过?”

“自然是放不过。”林涛勾着唇饮了口酒。

台上罗鼓收憩,那人婷婷的拜了拜便要下台。然客人们盛情要再听一曲,吵吵闹闹将戏台围住。那人也不好拂了客人面子,可今日确是累了,再者也没准备,实在不愿再唱。那旦角正纠结着上下都不是时,戏院里徒然响起一声枪响。

“嘭!”

四下立地安静下来。

“从前有人和我说李家大小姐是何等美色,我去见了,果然是美艳无双。”

林涛悠然地说着,手中犹端着酒杯,另一手晃晃悠悠的转着枪。

“今日见了先生才知什么是真绝色。”

这一声一出,戏院比方才还要安静几分,在座的众人无一人敢动。

众人都识得这林二爷,龙番说一不二的人物,人人敬三分怕三分。

而这旦角想来也是不好惹的主,按理说这戏子陪有钱家的老爷共度春宵是很常见的。可这人不同,全凭兴趣来唱戏,想来就来,愿走便走,众人都是心里想想,无人敢染指。

此时林二爷这句带着调戏意味的话怕是触到了这块硬骨头。

而此时最清楚这戏子想法的莫过于一直盯着他双眼的林二爷。

“过誉。”

林涛虽离得远,但也未忽略从那双眸子里射出的冷漠目光。与刚刚一身的媚态判若两人。

“有趣。”

林涛把枪顺手插回兜里。

“可否邀先生楼上一坐。”

“今日秦某有事,实是不便。”

“哦?原来先生姓秦。那改日林某再到府上想邀。”

秦明作揖下台,面色冰冷。

林涛咂咂嘴:“这是生气了?”

小黑瞧了瞧林涛一脸色相心道,林二爷又要传出一段风流情史了。

之前传闻里那七房姨太太还没解决呢,这又要多一段多情军官与风流戏子的爱恨纠葛来。

小黑很心累,为了龙番的和平安定与整体形象,自己可是费尽心力要守住林大长官严肃高大的形象,阻止崩塌。

·

#一个没有名字的短篇,一发完
#写完后开心多了
#有脑洞忍不住不写
·
李大宝在法医科就职的第三天。
李大宝说林涛你是不是傻。
林涛说秦明一定喜欢我。
李大宝怀疑林涛傻了。
秦明的脾气很臭,可是全警局的人都很喜欢他,但从没有人觉得秦明喜欢自己。
林涛是第一个,还傻呵呵的缠着秦明问。
秦明黑脸。
李大宝觉得林涛勇气可嘉。
.
在林涛第七七四十九次收获秦明的滚后,伤心的拉着李大宝去吃小龙虾。
难道我的感觉是错的?
怎么说呢,我委婉点吧,你这种行为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李大宝一边吃小龙虾一边拍板总结。
那当然,我可是充分的发挥了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
林涛骄傲脸。
等等,理解好像有些误差,我不是在夸你啊,我是在讽刺你啊大哥!
林涛没理会李大宝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拎着一袋剥好小龙虾大摇大摆的走了。
李大宝这才发现林涛一口都没吃。
怪了,剥好回家喂猫去了?
管他呢!
老板再来五斤小龙虾!
.
第二天一早李大宝在法医科收获了一个熬夜加班摊倒的秦明,还有充斥着整个屋子的小龙虾味。
李大宝内心是呵呵的,总算知道昨天那袋小龙虾去哪了。
今天没迟到,表现还不错。
秦明悠悠转醒。
不像您不用担心迟没迟到,直接摊这儿了。
李大宝眼珠转了转。
秦科长,你昨天是不是吃小龙虾了?您不是有洁癖吗?
秦明没理他。
不会是因为是林涛送的吧?
唉,老秦,昨晚不是让你早点儿回去吗,是不是又睡这儿了?
林涛什么时候进来的,大宝有些没反应过来。
还有林涛刚刚说“昨晚”?昨晚发生了啥?秦明脸上可疑的红是什么?天啦噜,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秦明看着大宝一脸脑补过度的表情说了两个字。
怼她。
得咧!
林涛应声。
诶!诶!林涛你撒开我!我刚刚是在为你谋福利啊!
路过的小黑看了看法医科内林秦二人和谐相处的场景,再看了看被扫地出门的李大宝。
状似安慰的拍了拍李大宝的肩膀,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给了句混了很多年得来的忠告。
习惯就好。
李大宝在法医科就职的第四天。
李大宝说林涛你不仅傻还贱!
见色忘义的见!
.
老秦,你觉得这个新来的小法医还合你心意吗?
人是个好人。
秦明顿了顿。
傻也是真傻。
李大宝觉得背后有点凉。
.
关于秦明说怼她的表情请脑补这张图片。
.

大宝说秦明你的抠真是可昭日月


#这是一个短篇。一发完。
#年纪大了玩不起复杂的了,所以都走平淡日常向,合合合合合。
#ooc预警
#那个长篇刚开始是抱着想和大家分享脑洞想法,是打算这个月写完的。刚开始没想到会有人看,虽然评论和喜欢都不多但我每次看到都是一脸痴汉笑。文呢没有什么太大的跌宕起伏,文笔也不好,希望慢慢的会有进步。抓住看文的小天使就是一个揪咪>3<(颜文字用着好不习惯)

.

大宝很心累,大宝想辞职。
大宝没见过这么抠门的上司。
且不说秦明吃大排档要自带水酒连塑料袋都要抖抖装兜。
他么早饭靠林涛给带,午饭单位解决,晚饭林涛苹果是什么情况?
秦大法医,敢问你们家厨房有油盐酱醋吗?有锅碗瓢盆吗?
不不不,我想多了,我应该问,有厨房吗?
然而小黑说秦科长后面那些都不叫抠,那都是林队宠的。
全警局的人都知道林涛喜欢秦明。
林涛最常说的几个词分别是:
“秦科长”
“老秦”
“秦明”
还有,
“宝宝啊~”
最后一个大宝表示不能忍。
大宝刚开始也是个纯洁善良的孩子呢。可自从来了警局事情好像就呈现出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的转折。
毕竟要日日看着顶头上司和他的搭档搞基。这两位没事拉个小手,搂个小腰啥的简直太常见了好吗。(虽然都是林队单方面大庭广众下牵秦明手、搂秦明腰,但是林队完好无损的活到了今天大宝觉得这就是秦明最大的宠了。)
大宝一边脑内吐槽,一边忍受着办公室内“卡蹦”、“卡蹦”的声音。
提起这声儿大宝就有的说了。
大约二十分钟前林涛习惯性的逛到了法医科,手里还拿了两盒松子,大宝觉得一定是她和秦明一比一分。
结果,呵呵,零比二。
林涛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盯着秦明像个小松鼠一样认真的嗑松子盯了二十分钟,全程痴汉笑,连眨眼的速度都放慢了一倍。
我为什么要看那个傻逼的眼睛,我一定是疯了。
大宝开始怀疑人生。
你那么痴汉干嘛不磕好了拿来呀,省得辛苦你家小明。
大宝想这都是假的假的,从细节就能看出一个人对你是不是真爱。不够细心,一定不是。
就在大宝这么想三秒后,弥漫着诡异气氛的办公室回荡着林涛的声音。
宝宝啊,我出来太久该回去了。
你也知道啊。大宝式白眼。
你先吃着,这一盒我拿回去磕完了给你送来。
呵呵呵。大宝式受伤微笑。
打包打开微信寻找林涛。
第一遍。
没看见眼熟的ID。
第二遍。
等等,“秦小明是我的日月”是你吗林队长?
点开发过去一条:你即将失去你的宝宝-_-。
怎么了,怎么了,我咋还能失去老秦了呢?你告诉秦明别着急松子我磕呢,马上就送过去。
……我说你即将失去我!!!
哦,那无所谓啊。=_=
连原因都不问吗啊,混蛋啊!
又二十分钟后秦明收到了一盒松子仁,一颗一颗极有规律的往嘴里塞。
大宝咽口水。
好吃吗,老秦。
秦明点头。
咱们同事这么久了,关系还不错哈。
秦明点头。
同事之间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哈。
秦明点头。
松子分我点呗。
秦明摇头。
大宝很心累,大宝想辞职。
大宝没见过这么抠门还这么会虐狗的上司。
.

【林秦】狭路相逢(三)

#情人节过了我就不客气了
#occ
#小学生文笔
#相识多年,细水长流,回忆现实穿插,互相未表白,双方以为对方已知自己心意,对彼此感情有些不确定,不确定却还是多次滚了床单。
.
三、
.
“涛涛啊,你也不小了,我知道你忙。可你也该成家了,妈给你介绍了这么多女孩子个个都对你很满意,你好歹有一个看中的吧。”

林涛不说话,只埋头吃饭。

“涛涛啊。”林妈有些无奈。

林涛看了看林妈,又别过眼去。

林涛心里知道眼前这个满眼急切的女人,是他此生最最对不起的人。他从小就不是个省心的孩子,林爸作为警察早早就牺牲了,林妈为了他吃了不少苦。

当初他要走父亲的老路,已经是在林妈的心上掏了个血洞,让林妈日日提心吊胆。

如今又该怎么开口告诉她,他喜欢的人是个男人。

林妈一定不会信的,她会以为林涛是在和她开玩笑,她会觉得很荒谬。在林妈的世界里从来都没有爱情是不分性别的这种概念。在老一辈人的观念里,林涛的喜欢只是一种扭曲的变态心理。

林妈为他做了那么多,他怎么忍心伤她。

“儿子,我说了这么多,你到底听没听啊。”林妈恼火的用筷子敲敲林涛的头。

“我听着呢,妈。”林涛换上笑眼,“妈,其实我有女朋友了。”

“那你怎么不早说,妈还急着给你找女朋友,你这不是耍妈妈吗。”

“没有,没有。这不是之前感情出了点问题要分手吗,没敢跟你说。”林涛觉得自己这些年表演功底越来越强了,明明心里难受的不行,还是要满脸笑容。

“女孩子是要哄的,怎么能一吵架就分手呢。”

“是是是。您说的对。”

林涛低头扒饭,吃完了拎起外套就要走。

“你干嘛去啊?”

“处理一下感情问题啊。”林涛还是一脸痞笑,晃晃当当。

“没个正经。”

·

“咚!咚!咚!”

“老秦。”

“你不是回你家了吗,怎么又来了。”

“元宵节那天我买了两个孔明灯,出紧急任务没放上,今天陪我去放吧。”林涛眨着眼看他。

十分钟后林涛和秦明拎着两个孔明灯漫步在大街时,秦明意识到自己似乎越来越无法拒绝林涛的要求了,越想越懊悔。

这可不是个好现象,要改。秦明暗下决心。怎么能和林涛一起做这些蠢事呢。

林涛看着秦明不自觉抿嘴低头的小动作,满心满意都是欢喜。

“真可爱。”

“什么?”

秦明挑眉。

“我说你真可爱。”

秦明愣住了,秦大法医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调情。

“呵呵。”

林涛趁秦明发愣拉起他的手。

想象了一下秦明像一个吉祥物一样呆愣愣的被自己拽着走,他们的影子在灯光下拉的很长很长最终交叠在一起的场景。林涛突然有点想回头。

.

林涛选了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停了下来。

秦明觉得手中一空,不自觉的攥了攥拳。

“就在这放吧。”

“嗯。”

秦明动手就要放灯笼,突然觉得口袋中多了什么,伸手一摸是支笔。抬眼就见林涛向他眨眨眼,了然的拔下笔盖在灯笼上写了什么。

“没想到林队长还挺有少女心。”

两个人都默契的没问对方写了什么,背对着背放飞了灯笼,灯火映在两人的眼中。

等灯笼升起两人就转过身一起离开,谁也没多看灯笼一眼。

.

“你进去吧,我回去了。”

“嗯……”秦明关门的手有些犹豫,在门剩个小缝时又伸出个脑袋来,眼神闪闪烁烁的,“这么晚了……”

林涛叼着烟看他,觉得有些好笑。干脆把烟拔下来摁在了门前的花坛里,长腿迈几步拉开门把秦明拥进去。

门外花坛未灭的火星星星点点的闪烁。

·

“老伴儿,元宵节那天剩的那两个灯笼呢。”

“今儿吃完晚饭有个小伙子来买烟的时候顺手买走了,说和对象高中的时候一起放过,很多年没放了想再放一回。现在的小年轻啊,花样就是多。”

“你要想放,我再给你做一个!”

“多大岁数了,没个正形!”
“诶呀!坏了!”

“咋了?”

“我忘告诉你了!那两个灯笼我做坏了才留下的,飞不了多远。”

“你不早说!”

.

林涛梦见他和秦明高三时学校提前开学,元宵节是在学校过的。

那时秦明还没爱好上裁剪,心灵手巧却也可见一斑。那天秦明拿着两个两个自制的灯笼站在操场上等了很久才等来姗姗来迟的林涛。

“对……对不起啊。”林涛气喘呼呼的扶着膝盖。

“没事。”少年秦明板着冻红的脸在他手里塞了支笔,“写愿望。”

“你写的什么啊?”林涛伸过脑袋偷看被秦明打回。

“不能看,看了就不灵了。”

“没想到秦同学这么有少女心啊!”

林涛把手搓热覆在秦明脸上,不怕死的把秦明的五官揉成各种形状,在他生气之前说到:“捂捂,都冻红了。”

……

十八岁的秦明在灯火下被映红的侧脸和二十八岁的倔强身影融合在一起。

在梦里,十八岁的林涛对十八岁的秦明说,我很喜欢你。

虽然他并没有。

·

十年前空中的灯笼上规规矩矩的写着几个字。

林涛,平平安安。
秦明,我会陪着你。

两个灯笼被风越吹越远,吹向一个方向。

·


【林秦】狭路相逢(二)


#据说明天是情人节,各位看官不知这甜度还满意否。

#occ
#小学生文笔
#相识多年,细水长流,回忆现实穿插,互相未表白,双方以为对方已知自己心意,对彼此感情有些不确定,不确定却还是多次滚了床单。

二、

“邢小姐,你好。”

邢一善看向走过来的男人,高大帅气,眉目凛然,浑身正气又不乏痞气。

介绍的人说他是警察,破获过许多案件,是个大英雄。

她不信。

她不是从前不识世事的少女了,对世界和爱情抱有的一切美好期望早已在混混沌沌的岁月中磨平。

可是当这个男人施施然向她走来的时候,她想起故事里的英雄。

披红袍,踩祥云,娶心爱之人。

“你好。”

“张阿姨介绍的时候说了吧,我叫林涛。”

“嗯。”邢一善脸有些发热,明明林涛什么都没做只是看向她,可她觉得那目光是有温度的,他眼含笑意看向她,像是在说喜欢她。

“我是邢一善。”心里想着事,话出口的语气也轻柔起来。

“啧啧啧~”李大宝坐在隔壁桌戴着一副夸张的墨镜做着夸张的表情,墨镜里反射出秦明波澜不惊的脸,“wuli涛涛这小眼神儿不会真看上这个邢小姐了吧。”

“他看你也这眼神。”秦明不为所动,手叉沙拉的速度不变。

大宝愣了愣,没明白秦明什么意思。

“啥?”

这时林涛的目光刚好扫过来,挑眉似在问大宝,把话聊死了怎么办啊。

林涛眼中的笑意与委屈纠结在一起吓得大宝摘掉了眼镜。

“你不说我还真没发现,你说林涛他妈最近都给他介绍八个姑娘了,一个都没成不会真的是暗恋我吧。”

秦明觉得龙番警局下次招人可以加上一项智商测试,这样就可以避免李大宝此类智商严重不足的人被招进警局。

“他看谁都是那样的。”秦明觉得自己一边进食一边说话实在是不好,干脆把叉子放下了。

“他看谁的目光都会让人误会他喜欢自己。”

“那喜欢林涛的人也太悲催了吧,怎么分辨自己才是特殊的啊。”

“误会而已。别太当真就行。”

大宝想了想,似乎真如秦明所说,林涛看每个人目光一样,而且他对每个人的态度也都很好。她刚来警局时和秦明还不是很熟,可是和林涛刚见面就很自然的熟络起来了。平时在警局里见到林涛和大家相处的也都格外和谐。

可她还是觉得哪里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林涛和每个人关系都很好却很少去大家私下组的局,他似乎宁愿拎着一打啤酒去秦明家看球;比如说林涛那么多朋友却从没每天必见谁不可,可他每天都会去法医科报道。

比如林涛和每个人保持着熟悉又疏离的距离,却在大宝问秦明这样的人有朋友吗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回答“我啊。”

朋友,

朋友。

“老秦。你和林涛是朋友吗?”李大宝不知自己为什么这么问。

“不明显吗。”

“你和林涛,是你和我这样的朋友吗?”李大宝不知自己为什么这么问,但她知道自己想问。

“人类有一个特别不好的习惯,”秦明饮尽了最后一口咖啡,“是明知故问。”

李大宝突然有些释怀,心里一轻,像得到了某种答案,好像放下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明白。

“我不知道啊。”李大宝故意调笑道。

“说什么呢啊!说好陪我来的,你们俩唠的很开心啊。”林涛结束了那边的谈话,临走时给了邢一善一个拥抱就来敲他们的桌子。

“怎么的,还来个爱的抱抱,能成啊。”

“黄了。成什么成。”

林涛顺手搂过秦明的肩膀。

“回警局!”

“龙番扛把子组,走起!”

李大宝也顺手拍了一下林涛的肩膀。

秦明抱着肩,嘴角不自觉的翘起一个弧度。

秦明今天下班下的早,一出警局大门就看一道挺拔的身影靠在他的车上。

“哈哈哈,那个,我没开车。”

“你今早刚从我家把车开到警局。”

“呃……”

“我累了,你开车。”

车钥匙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

开车的间隙林涛从后视镜里偷偷看了看闭目养神的秦明,从眉毛到下颚都是他最喜欢的弧度。

他想起白天的相亲忍不住笑出了声。

·

“林先生。不知您对我印象如何。”邢一善攥紧了手中的咖啡杯,林涛知道她有些紧张。

林涛看向邻桌表情平静的秦明。

“你很温柔。”

邢一善顺着林涛的目光看去。她见秦明小口的饮着咖啡,时不时和对面的女孩搭几句话。她看着秦明风骨自成的姿态,想像了一下林涛与他站在一起的画面,眉目中多了一丝了然。

她以为林涛看她的目光叫喜欢,可她发现,如果林涛看她的目光叫喜欢,那他看向他的目光就是炽热的爱慕与景仰,仿佛燃尽一切的探寻与热爱。

“嗯……怎么说呢。”

“林先生。我从小就相信英雄该披红袍,踩祥云,娶心爱之人。”

“我不是小女孩了,对这个世界失望了太多太多次。”
“我想我们一样都在这个世界上孤独的走,跌跌撞撞,却一直抱有希望,希望会遇到一个人。”

“不用有太多的言语,你的一切他都懂,你所做的事他都能陪伴,你的选择他都能理解。”

“小心翼翼的把彼此当作珍宝,害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失去彼此。”

“林先生。我想你已经遇到这样一个人了,而这个人不会是我。”

“相爱的人啊,是可以一眼就看出来的。”

“这世界还不够好,不够包容,可你遇到了就别放弃啊。”

“至少也该在放手之前能抓多紧就抓多紧。”

·

“你一路走神,没出事真是万幸。”

“不是有你看着我吗。”

转弯。停车。

林涛扭过身拽过秦明放在后车座上的手吻了上去。

秦明耳尖有些红。

“你干嘛。”

“好伤心啊。我和邢一善小姐黄了。”

“……”秦明没睁眼手覆上车门。

“妈妈从小就教我要日行一善。”

“……”秦明眼疾手快的打开车门抬腿下车。

“她不在你替她吧。”

林涛以武力强势拽回秦明。

“你放手。”

“我不。”林涛直接把自己从前坐塞到后座,“叫哥。”

“滚。”

……

“没关系,你今天一定会叫的。”

……

最后还是林涛把秦明背到床上的。

高中的时候,林涛和秦明在一个班。一天下雪林涛不知怎么兴起非要背秦明,秦明拗不过他,不情不愿的趴在他背上。

那天在雪地里走了很久,林涛头上落了一层雪花,秦明一鼓嘴就吹落了。

.

相爱的人啊,是可以一眼就看出来的。

放手之前能抓多紧就抓多紧。

·

发布第二天偷偷滚来改错字的我默默滚走了。

【林秦】狭路相逢(一)


#occ
#小学生文笔
#相识多年,细水长流,回忆现实穿插,互相未表白,双方以为对方已知自己心意,对彼此感情有些不确定,不确定却还是多次滚了床单。

一、

·

林涛觉得自己喝了假酒,好几瓶下去反倒格外清醒,清醒到想起了好久之前的事,久到以为自己再也记不起的事。

他去了秦明家,敲开了门也不进去,就倚在门框上笑。
秦明皱皱鼻子,闻到林涛一身酒气只当他醉了,也没管他就由着他杵在那儿。

秦明转身欲走。

“秦明。”

林涛叫他,他停下了。

秦明扭头看见林涛还是一副傻呵呵的样儿,无奈的抿抿嘴,借着劲儿一把把他扯到沙发上。

林涛脸埋在抱枕里,在沙发上砸出一个大坑。

“起来。”
“不起。”
“起来。”
“不起。”
……

林涛听着好一会儿没有动静,暗戳戳的把自己的脸从抱枕里抬起来,眼睛还没适应昏暗的灯光,头上一沉就又黑了。

“盖着。”

林涛一摸是个毯子,有着和秦明一样的凉凉的感觉。
他凭直觉抓住秦明的衣角,放在唇边吻了一下,又放开。

“我不用,我来你这儿躺一会儿就走。”林涛把脑袋从毯子里伸出来,挑挑眉又把头埋下去,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还是说……你不想我走?”

“如果你能保证自己出门不会因醉酒导致的视物不清车祸而死我还是很高兴你走的。”

“我不会酒驾的。”

“门前的车是你背来的?”

林涛埋在毯子里的脑袋发出闷闷的笑声。

秦明坐在床头翻一本书,看一会儿翻一页,看一会儿翻一页。差不多翻了二十页的时候秦明下床艰难的把林涛翻了个身,又把毯子从他头上扯下来盖好。

腹诽了一下林涛的体重然而并不打算反思自己是否该加强锻炼后秦明关了灯。

林涛在黑暗中睁眼,平日盛满戏谑的双眼只剩平静,不是出案子时镇定自若的平静,而是那种无悲无喜仿佛大彻大悟下一秒就可以剃度出家的平静。

林涛也觉得自己今天不对劲儿,在想象了一下自己光头的样子后毅然决然的决定还是要做一个充满yu望的人,积极向上的保住自己一头乌黑靓丽的头发。

林涛越想越跑偏,越想睡不着,干脆坐起来抽烟。

秦明在床上呛到咳了两下,然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好像翻身的声音,林涛急忙掐了烟。

室内又安静下来。

林涛瘫坐在沙发上,合上眼。

他想起他和秦明的第一次见面。那时他刚十四岁,不小心把手机掉进了水里,费了好大劲才弄上来,浑身都弄得湿漉漉的,像一只落水的大型犬。

他在水池边选了个阳光充足的地方和手机并排躺下来准备晾晾手机也晾晾自己。

周围的人都笑他是个傻小子,就秦明没笑,但也没看向他。

那时候还小小的少年也已初显了今日骨骼匀称眉目端正的清秀模样,骨子里透出的疏离倒是没有如今浓郁。

现在想来秦明身上那股清高傲娇劲儿无人能比是有缘由的,毕竟这十几年一直在默默练级。

林涛突然想秦明了,即使他离他不足十米远,他一转头就能看见,可是他很想他。

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走上几步然后爬上秦明的床。秦明身上有令他安心的味道,在他身边他一定可以很快入眠。

为什么不愿意呢?林涛想不出理由,于是他就爬上了秦明的床分走了半个被子,觉得离的不够近又搂上了秦明的腰。

他又瘦了。林涛正想着,眼疾手快的握住秦明打算踢他下床的脚腕。更加笃定,他果然瘦了。

秦明完全被他武力压制着,心里别扭。

“下去。”

“秦明,我已经好几天没睡了。”

林涛声音说不上委屈也说不上是撒娇,只带了一点点疲惫,可是秦明无端的心软了下来。

林涛知道秦明最受用什么。

“怎么了?”秦明知道最近没有什么大案子不需要熬夜。

“头疼……没什么。”林涛把头埋在秦明的后脖颈鼻腔充斥着秦明的味道。这可比秦明的毯子令他安心多了,林涛想。

“睡吧。”

这一声好似魔咒,话音一落,林涛果真睡了过去。

林涛睡的很浅,秦明从他的臂弯钻出来的时候他就醒了,可他还是闭着眼,保持着匀称的呼吸装作睡得很好的样子。

在秦明单手掐着腰打算扯着林涛的脸叫他起床时林涛猛的扯住秦明的手腕把他揽入自己怀里,吻了吻他后脑勺翘起的一撮头发。

秦明推开林涛起来,见叫林涛起床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就去吃早饭。

林涛四仰八叉的躺着看秦明的背影。他觉得自己的记忆最近有些混乱,可能是失眠的厉害脑子坏掉了。

他明明记得当年初遇秦明没看向自己,可昨天喝酒后他大脑却格外的清醒剔透,他一闭上眼就是十二岁的秦明影影绰绰的向他走来跟他说:“你该回家换身衣服。”周围正是他们初遇的场景。

在这段回忆里秦明不仅看向了他,眼中甚至有一丝安慰的神色。

林涛本是对自己的回忆毫无置疑的,可是第二段回忆太逼真,他觉得是真的发生过。可是同一个时间段如何发生截然相反的两件事呢?林涛想不明白。

林涛坐在秦明对面开始吃早饭,本想问问秦明是否还记得他们的初遇,可看着秦明乖巧吃饭的摸样还是没问出来。

晚上林涛还是来秦明家住的,前一晚的浅眠看起来多多少少为林涛恢复了一定的体力,所以林涛一进门就向秦明索吻。

林涛把秦明的腿架在肩上,卖力冲刺,手指也许是太过激动在秦明不见日光的大腿上掐出青青紫紫的印记。林涛吻上他的锁骨,一口咬了个牙印,口腔里都是秦明的味道。

在这种事上秦明从不愿发出大的声音,隐忍不住时也就是咬住林涛的肩膀发出几声闷哼。

林涛觉得秦明这时就和小奶猫似的,没事儿抓两下他的背,再哼哼两句。

林涛也愿意把肩膀给他咬,不过一般做到后面秦明就瘫了,一身汗像洗过一样,身体微微颤抖,想咬也咬不住。

林涛就借机调戏秦明两句:“这就不行了,我还没爽呢。”

秦明没了力气也不似平时伶牙俐齿,只是拿眼瞪他。
林涛被小眼神儿瞅的心里痒痒,跃跃欲试的要再战几局。

软着被干除了疼一点快感都没有,秦明要他停,林涛不理,用手挑逗着撸几下,出来几滴前液也没什么反应。
干脆挤了半管催情的润滑剂抹上,更湿了,还热辣辣的,床单上流了许多水,秦明里面抽搐了几下,前面又精神了起来。

林涛见状虎虎生威的彻底爽了一把。

秦明一脸又痛又爽的表情,林涛感觉出他有点退惧。

状似安慰实则不怕死的加了一句。

“放心,玩不废的。”

在成功收获了一声沙哑的滚后,林涛乐颠颠的继续辛勤耕耘。

【林秦】狭路相逢 (序)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
  
终不能幸免。

#occ
#小学生文笔
#相识多年,细水长流,回忆现实穿插,互相未表白,双方以为对方已知自己心意,对彼此感情有些不确定,不确定却还是多次滚了床单。
·

序、

我一直以为,我爱你,是因为我们之间的回忆,是因为我们之间一起度过的许多年,是因为长久以来的默契陪伴让我们之间再容不下第三个人。

经年的陪伴让一切变得顺理成章,顺理成章的拥抱、亲吻,做更进一步的事,不需要表白,也不需要那句“我爱你”,彼此都认定对方就是心里的那个人,感情在日日的陪伴中历久弥深,不必担心背叛和抛弃,只需要放心的将自己全部给予。

可是,你说,人的记忆会不会有偏差,如果有的话,那我们的爱到底从何而来?没有了那些共同的回忆做我们相爱相偎的见证和奠基,我们的爱从何而来?

我想我爱你,可我害怕有一天不知这是真是假。

我过去十几年的回忆全都与你有关,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旦牵扯到一件小小的事最后一定会联系到你。

也许有一天我隔着时光看你,惊觉你也没那么难忘,也许那些记忆里的偏差和真真假假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可若是有那么一天,有我不爱你的那天,那么我过去十几年的时光又有何意义。若是有那一天,我会怀疑那十几年我是否真的活过。

可你太难忘,回忆里的你太难忘,真真假假的你,陪在我身边的你,都是弥足珍贵的你。

所以我不愿托你入这黑暗,你是皓洁的,你是当空的日月。

我不能也不愿忘记你。

·